聯繫方式
電話:023-68367703
地址:重慶市北碚區天生路2號第4教學樓(詠修樓)
學術動態
“村裏電視台”的誕生和消亡
發佈時間: 2016-03-29 14:42:26   作者:本站編輯   來源: 本站原創

  將老百姓自己的故事搬上熒屏,西安市雁塔區電子城街道辦雙橋頭村村委會自籌資金,在村裏辦起了電視台。《雙橋新聞》、《街頭巷議》、《生活小竅門》等都是村民們喜歡的節目。但因與國家政策相違背,昨日(4月28日),開辦了兩個多月的村電視台停播了,村委會主任劉軍利傷心落淚,這裏的艱辛也許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羣眾反映:開辦兩月多被叫停
  昨日上午,接到羣眾反映後,西安市廣播電視局事業技術處處長荊毅找到了已開辦兩月多的雙橋電視台,通知因其不具備開辦電視台的資質,責令其停播。荊毅説,雙橋電視台辦台的初衷是好的,宣傳國家的方針政策,宣傳創衞、提倡勤儉節約等,都是弘揚社會主旋律的、積極向上的,但畢竟與國家政策相悖。他説,按照國務院《廣播電視管理條例》第十條規定:廣播電台、電視台由縣、不設區的市以上人民政府廣播電視行政部門設立,其中教育電視台可以由設區的市、自治州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門設立。其他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設立廣播電台、電視台。
  辦台經過:
  村上還搞了開播儀式
  今年45歲的劉軍利是雙橋頭村村委會主任,2005年10月份上任後,他發現廣大村民、幹部的素質有待提高,雙橋頭村要發展,必須要把黨和國家的政策宣傳到位。一開始,他們通過村裏的廣播喇叭向村民傳遞信息,但由於城中村的高樓越來越高,很多人都聽不到擴音器的內容。
  後來,劉軍利想到如果將黨和國家的政策、村委會的工作以及老百姓關注的事情搬上熒屏,可能會更好。有了這個想法後,2005年年底,在一次村兩委會上,劉軍利提出了要設立電視台的想法,立刻得到大家同意,隨後他找人寫了個方案上報到街道辦,並把設立電視台列入雙橋頭村2006年工作計劃。2006年年底,在業內人士的指導下,雙橋頭村投入4萬多元,總算將開辦電視台的設備籌備齊了,在村裏張貼啓事後,招到了兩個新聞主播、一個主持人、一個攝像師和一個剪輯師。台長由村支書劉隨柱兼任,村主任劉軍利兼任總監,村委會副主任賈德乾兼任副台長主管工作。
  今年2月15日,雙橋電視台試播。為讓村裏人知道這一喜事,劉隨柱、劉軍利在村中搞了個開播儀式。“咱村有電視台了。”一時間,村民奔走相告。劉軍利説,從開始籌備電視台到現在4個多月了,他們並沒給工作人員説工資,本來想村委會出一部分,再吸收村裏一些飯館的廣告,維持電視台的經營。
  播出內容:自辦節目講村裏故事
  在雙橋電視台的節目播放安排上,記者看到,除了轉播央視新聞聯播、播放自備電影電視外,雙橋頭村還有自己主辦的節目,《雙橋新聞》、《街頭巷議》、《生活小竅門》、《秦腔》等,內容豐富多彩。

  電視節目村民如數家珍
  新聞主播吳瓊是洛南縣人,學的是美術專業。去年來到西安後,無意中發現雙橋頭村招聘新聞主播的啓事,於是就急忙報名。據瞭解,當時共有十多名應聘者,經過村兩委會面試後,他們又模擬採訪、播音。最後洛南的吳瓊、河南的賈雪芳(雙橋頭村媳婦)脱穎而出,另外該村的方萍被招聘為《生活小竅門》欄目主持人。
  採訪中,村民們對雙橋電視台的節目如數家珍,《雙橋新聞》、《街頭巷議》、《生活小竅門》等欄目深得他們的喜愛。誰家自來水沒關,電視台的記者們也會去暗訪,並將這一現象在熒屏上曝光,提倡大家的節約意識。
  而且通過電視宣傳,為什麼要創衞、我們能為西安創衞做些什麼等問題,如今你到雙橋頭村,村裏人都能回答你。還有,什麼樣的水果使用過膨大劑、哪些水果不要買等等一些生活小常識,也都能在雙橋電視台的節目中看到。有了電視台,村民生活豐富多了。
  老人熒屏上講雙橋頭的故事
  在雙橋電視台錄製的節目中,有這樣的一個欄目,攝製組找到村裏的老年人,讓他們講述雙橋頭村的歷史和現狀。村委會主任劉軍利説,這些影像資料他們準備留給下一代,播放這些,對今後小孩子瞭解雙橋頭村的歷史有着深刻的教育意義。
  “快放假了,許多家長都找到我們,讓給孩子放一些革命戰爭年代的片子。”雙橋電視台主持人方萍説。
  劉軍利説,村裏本來就有一個秦腔自樂班,為發展秦腔,他們把這些演員表演的節目也搬上熒屏,讓他們自己看看錶演的效果好不好,大家的參與積極性都很高。
  兩個多月來,經過村電視台的宣傳報道,雙橋頭村村容村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停播之後
  工作人員心情很沉重
  昨日上午,在西安市雁塔區電子城街道辦雙橋頭村村委會,雙橋電視台的工作人員心情都很沉重,他們正在摘下電視台的牌子。“可以説,我是看着電視台走到今天的。”吳瓊説,每次播出新聞前,他都要自己寫稿。播出時,他和女
  主播輪流負責舉起字板供對方播報,想起這些,他有些心酸。
  “節目到底好不好,村民説了算。”《生活小竅門》欄目主持人方萍説,她畢業於一民辦學院英語專業,看到村裏要辦電視台,就加入到這個團體中。幾個月過去了,雖然大家連自己的工資是多少都不知道,但是工作得很開心。電視台的攝像師劉紅權也顯得很難過。
  電視台被叫停,最為傷心的是村委會主任劉軍利。他説,自從2005年上任以後,他就感到了肩膀上擔子很重,要想改變農村發展的現狀,首先就是要轉變觀念。他説,電視台的設立,讓村民在這裏有了一個溝通交流的平台,村民當記者,村民來播音,以村民喜聞樂見的形式搬上熒屏,是一種自娛自樂的方式。他説,起初之所以讓村支書擔任台長,就是覺得不能脱離黨的領導,每期節目,除了他和主管台長要審批外,還要經過村黨支部書記的審核,堅決不能出任何問題。

  主管部門:不允許私自設電視台
  “電視台被叫停啦!怎麼會呢?”昨日下午,在雙橋頭村,提起村辦電視台被叫停一事,村民們都感到很突然。“電視台裏的生活小常識就是我們身邊的事,許多生活難題,在這裏都可以得到解決。”一名村民説。
  “電視台是我一手籌備起來的,真的被叫停,我感到很傷心。”説着,劉軍利的眼淚流了下來,不僅僅為了電視台,還為了在基層工作中遇到的困難。
  “我希望政府相關部門能將這個電視台監管起來,讓它繼續發展下去,畢竟能夠走到今天挺不容易的,而且村民們都很喜歡。”劉軍利説。而此時,觀看自己播出的新聞節目的吳瓊也是感慨萬千,因為他不知道,他還能不能坐在那個位置上繼續播放一條條羣眾關心的新聞。
  據瞭解,目前城中村的文化娛樂項目比較匱乏,除了健身房、老年活動中心外,好多地方都是設立麻將館。“如果真的就這麼撤了就太可惜了,畢竟單純靠廣播喇叭是不夠的。”劉軍利説。對此,西安市廣播電視局事業技術處處長荊毅説,宣傳黨和國家政策、豐富人民羣眾的業餘文化生活有很多種方式,不一定要通過電視,私設電視台,這是國家絕對不允許的。(劉立春)

 “村裏的電視台”停播以後
[ 2007-04-29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按照馬克思的説法,人類的物質需求和文化需求是同步增長的,在物質生活不斷豐富的時候,隨之而來的必然是更多的精神生活需求。種種跡象表明,在經濟上取得巨大成績之後,國人在精神文化上的需求與激情正表現出前所未有的旺盛。
從農民自己出資拍電影,到電視上由農民拍攝的DV播出的漸多,再到今日村委會辦起了電視台……逐步富裕起來的中國農民,已經不能滿足於單純地被動接受大多由城市人生產的“農產品”,表現出了極大的參與熱情。當然,基於中國“地大人多”的特點,我們還不可能“想搞個電視台就可以搞”,儘管有好的出發點,儘管一出生便有“不俗”表現,但基本的政策底線不容逾越。因此,違背政策的村電視台活躍了兩月之後,便被叫停了,倍感傷心的村委會主任流下了淚水……
誕生兩個月的村辦電視台“夭折”了,但我們卻無法對其“自娛自樂”般的熱情表現出絲毫的嘲笑;恰恰相反,它的一開一停之間,帶給我們的是諸多的思考。
應當説,這個村辦電視台沒有太專業的設備,沒有高水平的人才,甚至還沒有吸引到村頭小飯館的“廣告”,但就是這樣一個電視台,卻鼓搗出了“村民們很喜愛”的節目,工作人員也敢自信地説“節目好不好,村民説了算”。這是為何?
誠然,大家無論怎樣心懷天下,但從心理上都還是最關心身邊的事情。看着屏幕上是鄰居大媽家的二小子,或者那個主持人是“剛剛在路口碰上的小方”,怎麼着也是一份親近感,能不熱心瞅上兩眼?《雙橋新聞》、《街頭巷議》、《生活小竅門》……光看這欄目的名稱,便充滿了貼近實際、貼近生活的一面;什麼樣的水果使用過膨大劑,哪些水果不要買……光看這些話題,老百姓怎麼可能不關心?
中國有9億農民,只有農民才瞭解農民最想看什麼,但不能否認的是,我們現在好多文化產品有着深深的“城市中心”的烙櫻黃金時間,基本都留給了大片、娛樂或按照城市市民設計的“感情戲”,全國唯一的農業頻道如果沒有有線電視或衞星接收設備還很難看到,當村民們被動地跟在城市的“主流文化”後邊走的時候,如何指望拿出飽滿的激情?全國人大代表趙本山曾在兩會上建議“辦農民電視台”,“農民的業餘文化生活太貧乏了,現在只有一個農業頻道,不夠看1這樣的抱怨,也不能説全都是“趙大叔”的矯情吧?
違規的村辦電視台當然要叫停,但對於電視台被停之後留下的巨大空間,我們卻無法如同電腦處理中的“delete”那麼輕輕一點便徹底消除。從這些欄目中得到過樂趣的人,如何才能不至於百無聊賴地走迴路邊的麻將桌?熱情的火焰如何才不至於被“霜打”枯萎?
誰來充分地滿足中國9億農民的文化市場?“城市中心論”如何才能不想當然地“瞭解”農民?富裕起來的農民參與文化生產的熱情如何才能被正確引導?“村裏的電視台”停播了,“錯誤”引發的思考卻無法停止。
畢詩成
來源:華商報


西南大學新聞傳媒學院版權所有重慶市北碚區天生路2號第4教學樓(詠修樓)   郵編:400715